揭秘:李嘉诚撤出大陆及香港三大内幕 承认树大招风

2015-01-16 14:04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三毛这首《梦里花落知多少》——写得真好,怎么理解都可以。

我们今天不是要讨论这首诗的蕴意,而是要解读一个事件,这可能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史上值得高度关注的事件。我不愿意说,又不能不说;我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我必须负责任地告诉各位:李嘉诚在撤出大陆,而且不但撤出大陆,还出现部分撤出中国的迹象!

此前的李嘉诚在大陆已经有了一连串动作。新年伊始,他旗下的两大上市公司——长江实业和和记黄埔宣布业务合并重组与重新分拆方案。更重要的是,借助这次整合,公司注册地发生变更,新出现的“长和”、“长地”由香港公司变为开曼群岛的公司。

李嘉诚是国际商界的著名领袖之一,长期稳居亚洲首富、华人首富宝座。他从香港起步,以香港、大陆两大市场为基础,迅速成长,积累起巨额财富。但这两、三年以来,他频频动作,有好事者统计他从大陆和香港撤出的资产已经超过千亿,这些资产大部分已经转移到了欧洲。

有人问:董藩教授,是因为中国的市场规模不够大么?我认为不是这样!有人问:董藩教授,是因为中国市场的回报不够高么?我认为不是这样!有人问:董藩教授,是因为中国的法律、政策、文化不熟悉么?我认为更不是这样!那就是其他原因了。作为高度关注中国商界特别是房地产界动态的学者,本人经过多方打探、揣摩,斗胆对这位商界巨人的撤出做些猜想。

我首先从李嘉诚与中共最高层的关系说起。李嘉诚和邓小平见过多次面,坐下来交谈了两次,从李嘉诚后来的回忆中不难看出,双方谈话非常愉快,李嘉诚高度认可邓小平的领袖魅力。到了江泽民时代,江不仅在京与李嘉诚会面,访港时必然入住李嘉诚旗下红磡海逸酒店,更会与李嘉诚父子共进早餐。胡锦涛执政期间,不仅有单独的“胡李会”,胡锦涛也公开希望希望李嘉诚继续发挥影响力,为粤港深港合作、保持香港繁荣稳定及国家改革开放作更多贡献。2008年,习近平在做国家副主席期间访问香港,曾与李嘉诚及其子李泽钜礼节性见面。但习近平在成为总书记后,并未单独接见过李嘉诚。大家知道,在香港政改问题的认识上,香港很多人与大陆高层之间出现了分歧,甚至出现了2013年3月27日发起,最终在2014年9月28日正式启动的举世瞩目的“占中”事件。

其实在此之前,香港商界极其担心政治环境和商业环境的持续恶化会影响到香港的发展前途,于是一些大企业家联合起来,希望到北京“请愿”。大家集体抬出了被认为在大陆高层最有面子的李嘉诚和董建华,让他们牵头,一起行动。李嘉诚多年来尽量躲避对敏感政治问题的表态,但这次面对大家的热盼和力邀,也考虑到自己在香港的巨大商业利益,他虽觉得压力很大却也无法推却。2014年9月22日,网络爆出李嘉诚等多名香港顶级富豪和商界领袖在董建华和李嘉诚率领下集体访京的消息,说他们将见习总书记,交流香港政改与稳定问题,表达商界的愿望。大陆官方正式媒体至今未报道会见结果,说明中共高层并不赞同此举。大家知道在香港问题上,中共高层态度很坚决。我从海外媒体对此事的报道中,也看到习总表情严肃、冷毅。估计这次会面港方未获得来自中共最高领导的令自己满意的说法,李嘉诚等人与大陆最高领导之间在心理上出现了严重隔阂。

改革开放以来,大陆高层一直希望李嘉诚利用自己的身份在香港回归和稳定方面发挥作用,帮助大陆落实管理设想,为此也给了李嘉诚大量投资机会。毫无疑问,这个场合中国最高领导并不希望见到李嘉诚。而李嘉诚认为自己在大陆是正常经商,没有依靠谁,也都是合法经营,而且在大陆做了很多慈善工作。这次见面没有达到大家的目的,这使得李嘉诚近几年来已经变化的心理进一步倾斜。尽管他不会公开表露,但严重的挫折感和郁闷情绪迟迟无法摆脱。再加上这种心情与夹在双边“被利用”的感觉搅合在一起,他随即萌生了撤意——据说他自大陆返港后极少有笑容,我能理解他的心情。

萌生撤意也与他对香港未来的看法有关。当年李嘉诚亲眼见证了香港回归的仪式,也亲历了前后的过程。他是最关心香港未来以及陆港关系变化的企业家,因为没有人比他在香港和大陆财产更多。近两、三年来随着大陆与香港各种摩擦、冲突的增加,他没明说,但用行动证明自己开始不看好香港的未来了。 ?

距离1997年香港回归,一晃十七、八年过去了。前期的过渡应该说比双方预想的都平稳。尽管期间出现过亚洲金融危机等大事件,但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这与中央政府给予的支持有直接关系。但是,随着大陆的快速发展和大陆人到香港旅游数量的增加以及大陆申请移民香港人数的增加,双方的摩擦与冲突明显增加。特别值得一提的事件包括大陆人抢购奶粉风波、中港自驾游事件、双非孕妇事件、大陆儿童路边便溺事件、大陆儿童港铁吃零食事件、孔庆东骂香事件、《蝗虫歌》事件、香港人反对国民教育事件等等。这一起起事件不断伤害着陆港关系,让真正关心香港发展的很多有识之士非常担心,包括李嘉诚在内,可谓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过去大陆比香港落后很多。但这十几年来,大陆经济突飞猛进,香港各界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上海、深圳在金融、自由贸易方面政策变化和发展势头,使得很多香港人压力大大增加,感觉到了“被取代”、“被抛弃”的威胁。随着大陆对香港经济影响的增加,大陆在政治领域的影响也明显增强。但因香港人过去长期在英国的管理之下,对大陆政治制度和政治主张怀有很强的排斥性,这就使得他们面对大陆对香港事务的介入,心生强烈排斥。最近几年香港媒体不仅经常批评中央政府,一些人还公开支持大陆政治异议人士,反对中央政府比较信任的梁振英特首。特别是随着2017年的临近,关于选举问题,直接引发了旷日持久的“占中”事件,令中港关系进入对峙状态。

这些摩擦和冲突的出现,也使得李嘉诚感觉陆港关系已经到了令人警觉的时刻。他认为香港与大陆的关系变得僵持和对立,对企业发展是没有好处的。考虑到企业的长期发展问题,他立足香港的决心动摇了。

萌生撤意还与他自己最近受到的激烈攻击有关。香港虽然长期处于资本主义制度之下,但香港人都是中国人,身上或多或少体现着中华民族仇富文化的影响。随着香港社会贫富差距的日益拉大,掌控着港岛经济命脉并且深深影响公共政策的财团免不了会受到攻击。作为香港首富,李嘉诚首当其冲,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香港人大多不承认自己仇富,有媒体评论香港滋生“仇商仇富”意识的政治背景在于“敌对势力”煽风点火,制造社会矛盾,捞取政治资本,给和谐社会添乱。这其实是排斥大陆的一种评论。香港的仇富情绪还是有的,只不过要找到突破口,要有合适的“借口”——他们在李嘉诚身上找到了“借口”。

作为华人首富,李嘉诚的一举一动,万众瞩目。他与大陆最高领导人的交往,往往会被作为新闻广泛报道出来。这样,他在大陆的一些投资活动,经常被说成“官商勾结”的表现。开发效率低、土地持有时间长,也被说成“有靠山”、“囤地不开发”。在很多香港人的眼里,他们认为李嘉诚是典型的“红顶商人”,是依靠大陆的政治势力发展的。这些年有些讨厌李嘉诚的人,一直称他为“奸商”、“吸血鬼”、“万恶的资本家”,这甚至影响到了大陆人对他的评价。

每个人都强调自己的优点或者奉献。李嘉诚过去在公众面前一直强调不赚暴利、诚实经营,主张做“讲真话”、“做实事”、“有贡献”爱国公益慈善家。通过汕头大学、长江商学院等项目,他至今已有一、两百亿捐给了慈善基金。他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了尊重,被尊为“超人”。但最近香港对他的攻击有变本加厉趋势,使其十分难堪。

先是香港市民拉横幅抗议李嘉诚避税,要求政府创设“李嘉诚税”即资产增值税、股息税和累进利得税,通过财富再分配解决香港贫富差距问题。李嘉诚自己承认“树大招风”,坦言香港人不喜欢自己就只好到其他区域投资。接着又出现了“码头罢工潮”。码头工人大有“打土豪、分天地”的气势,恶搞李嘉诚的漫画把他描绘成“吃人恶魔”,一些工人用文革手法与李嘉诚斗争,很多社会团体和香港市民捐款支持罢工工人。这两件事情使李嘉诚颜面大损,身心疲惫,深感“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时代正临近香港。他收回了曾经坚称的“爱国、爱港,永不迁册”(香港人将公司迁移注册地简称为“迁册”)的承诺,开始了抛售资产和变更注册地的操作。

以上才是李嘉诚撤离大陆甚至撤离香港的三大基本原因。如果有第四点,就是担心他退出企业后,儿子无能力与中共高层打交道,处理好公司长期发展问题。而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不打交道是不可能的。强者都不信任自己的子女,这在李嘉诚身上也表现得很明显。他认为除了儿子没有“长袖善舞”的能力外,社会背景也不同了,大陆已不需要香港的资金及管理经验。一些人认为李嘉诚重组商业帝国最靠谱的解释是想隔离内地的房地产风险,或认为是规避人民币和人民币资产的暴跌,这其实都是想当然而已。

李超人起身要走了!老大一定有跟随者,还会有别人走。该走的必然走,该来的一定会来。我们无法拍摄到未来的景象,但会憧憬未来的美好——它是我们时代的理想和信念。它不仅是过去的火炬,也是现在的启明星。既然无法挽留要走的人,我们就该为他祝福,就像祝福我们自己一样:祝你依旧春华秋实,也祝我继续风和日丽! 

展开
订阅招商网络邮件周刊,每周行业资讯,最新政策信息、项目信息为您推送

全部

招商资讯

载体信息

产业园区

优惠政策

研究报告

项目播报

订阅
投资咨询热线
400-168-6016
  • 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投资政策
  • 土地厂房政策
  • 其他相关咨询